2014年4月7日星期一

摸索

搬來這裡之前,我有一個陸陸續續寫了十年的部落格,還有上面滿是從小到大同學的臉書,每天睜開眼,總忍不住去看塗鴉牆上誰轉了什麼好文章,或者看看朋友的近況、回幾條留言、發發牢騷、拍拍新照片,光是這樣,就足夠消磨好幾次日升日落。接著透過智慧型手機,不論通勤或者私生活,好像都著了魔似的,在意起別人的樣子,以及別人眼中自己的樣子,在意的不得了。

不只如此,我還覺得自己變得好笨、好沒有耐性,再也到不了那些藏著大密寶的浩瀚書海。

反覆度過了好幾次迷惘和猶豫,我終於下定決心把它們都收起來,另尋出路。

把過去的一切都拋下,說起來並不是多光榮,也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事。除了接下來的時間想要專心寫論文之外,說真的最主要的原因還是--累了。

心被塞滿了資訊,腦袋充斥謊言,疲於奔命的分身、身不由己的隨之起舞,都加深了生活的重擔。

對周旋在朋友不打草稿的謊言間,遲疑著該如何裝傻,累了;對過去有交集的人群,一步一步緩慢的、逐漸的失去心動的感覺,累了;對拿捏著該說多少真實的分寸,才不算逾越份際,累了。


我是個喜歡把心聲敲敲打打,組織成篇獻醜的人,也很敏感,容易從字裡行間發現別人的小秘密,資訊多人共享的臉書,對我而言忽然成了誘惑和拷問的牢室,令人進退兩難。

不想看到的東西實在太多了,真實那麼殘酷,卻不著片縷大剌剌的走到我跟前,叫我一望無際,卻無法迴避,秘密塞滿我的喉嚨,就像有千萬條寄生蟲在蠕動。

但,上面也有我過去視若珍寶的回憶、現在同甘與共的人們、未來想虛心學習的目標啊!每當自立門戶的念頭浮出水面,前面那一串比一串巨大的眷戀,總會把它又壓了下來。

可事到如今,我真不曉得還要在上面寫些什麼,又該如何回應那些我已對他們另眼相待的人們?

不想再當一個戴著面具的小丑,一顰一笑都受制於人,我就這麼逃了。

抓著面具、一襲僅有的舞台衣裳,每一步都鬧得叮叮噹噹的華麗服裝,臨走前還盡道義似的粉墨登台,以長篇的表演劃下句點,接著匆匆忙忙,帶著妝拎著行李,「連夜」尋到了這裡落腳。

我還是喜歡用文字「表演」,也不是一個野心很大的人,只是想要有自己的舞台,能自由自在的發揮。

洗去誇張的笑臉,換上樸素的衣裳,重新愉快的忙碌起來,醉心於訂做幾張新的面具。在這裡一切都變了,一切都沒有變,這次我甘心做一個時而任性妄為、時而冷眼旁觀的小丑,畢竟,哪個馬戲團能少得了他呢?


來吧!開幕了!

2014年3月25日星期二

開始

人的一生很長,很多時候,我常覺得需要為自己設一個停損點,重新開始。

也許這就意味著,必須拋開很多原本覺得很珍惜的事物,所以我一直非常非常猶豫。然而更多時候我會想:過往到底是陰影或助力?它究竟能使我更好,或者一直在扯我的後腿呢?我失去了他們,究竟會懊悔不已,或者只是一聲輕輕的嘆息?

在內心世界與外在環境都如此動亂的時刻,我給自己下了一個決定,走吧!就丟下那些沈重、輕盈或者不分是非黑白的回憶,往前走幾步。不管之後迎接我的,是邁開大步向前越走越遠,或者轉身向後退回原點--總要親身體驗之後才有定論。

面對迷惘的時候,別裹足不前--去做,這一直是我終身奉行的原則。


*新的網誌寫些什麼好呢?

雖然說大致先分成這幾樣,但可能還會增減:

ジョ愛醬吃寫不專業食記

「馬戲團白皮書」寫故事創作

「愛讀書的小夥伴」寫讀書隨筆
「後台西洋鏡」寫不務正業日記

J.2014.3.25
J.2014.4.8